原标题: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来源:复旦大学

  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

  “月亮快睡吧,洪水快退吧!”俞智瀚的父亲将这句话落在朋友圈的最后。这天,他在电视上看到了儿子的背影,比印象中更挺拔、更坚毅,却离漫涨的洪水那么近,近得让人揪心。

  他的儿子是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2017级本科生,于2018年9月参军入伍。

  与俞智瀚父亲有着同样惦念的,还有另外六个家庭。他们的孩子均是复旦学子,又同是部队战士,是家里的宝贝,又在安徽巢湖抗洪抢险一线,与战友们一起守护着成千上万个家庭。

  暂别校园,执甲前线,这七位复旦青年正在人民最需要的地方磨砺成一柄柄锋利的剑。

  

  

    老 兵  

  

  月亮不睡我不睡,洪水不退我不回!

  前往巢湖前,俞智瀚只跟父母隐约提过一句“可能要去抗洪”。因这一句话,他的父母对所有抗洪报道都格外关注。

  看到儿子出镜的视频只是一次偶然,两人被救生衣上的话吸引,紧接着看到了儿子的名字。俞智瀚母亲一下子哭了出来,“为他自豪,又为他担忧。”

  视频里的俞智瀚只露出背影,橘色的救生衣上写着“月亮不睡我不睡,洪水不退我不回!”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这位年轻的“老”兵说,在距离退伍不到二个月的时间里,能够站在抗洪抢险一线,是他“一辈子的荣耀”。

  首战胡光村、突击三河段、加固巢湖堤、星夜刘河坝、决胜同大圩,他与战友们风雨无阻、日夜兼程,与时间赛跑、与洪魔较量。

  7月25日晚十点半,巢湖水位告急,急需加固大堤。俞智瀚与两位战友冲入泥泞地,彻夜填装泥袋200余袋,冒雨把重达72斤的彩条布抗在身上,往返距离累计达3000余米。

  “眼里只有大堤,心里只有任务。”时光稍纵即逝,穿着军装的每一刻对他而言都弥足珍贵,他立志站好每一班岗,完成好每次任务,时刻给这身军装争光添彩!

  “儿子,向你致军礼!妈妈叮嘱你要注意安全,等你回家。”同为一名老兵,俞智瀚父亲如此说道。

    夜 幕  

  

  人民子弟兵的肩膀硬,扛得住!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核科学与技术系2017级本科生刘代能所在的队伍,是第一批驰援安徽巢湖地域的抗洪抢险部队。

  经历八个多小时车程,7月23日凌晨一点半,队伍逼近危险的巢湖大坝。当时,雨水已漫至与大坝持平,大坝外侧已出现塌方。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▲

  右五为刘代能

  不能让塌方处再扩大!刘代能和战友们迅速穿过桥洞,摸黑走到大坝近处,排成一条流水线,“嘿咻嘿咻”装沙袋,“嘿咻嘿咻”扛沙袋,“嘿咻嘿咻”垒沙袋,直到天破晓。军装被汗水浸透,全身上下针扎般酸痛。

  “沙袋沉重,也要咬牙抗住,因为堤坝背后是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。人民子弟兵的肩膀硬,扛得住!”

  “世界还在与病魔战斗,武汉保卫战结束不久,我们国家又投入到抗洪的战斗中。”刘代能如此说道,“惟愿山河安好,人民无恙。”

    星 光  

  

  很幸运我的青春有穿军装的样子。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数学科学学院2015级本科生张志远和战友抬着水泥袋,在泥泞的山坡上艰难行进。这段三百余米的路程,他已不记得往返过几次。

  这时是晚上九点多,雨停了,满天繁星,张志远和战友刚刚完成大坝维护任务不久,突然接到通知,前去紧急支援友邻单位。

  路被堵塞,合计几吨重的钢管与水泥袋,只能依靠人力一趟趟运送至需要的位置。连续奋战一昼夜,汗如雨下,张志远紧紧憋着一口气,丝毫不敢松劲。

  任务完成时,已是凌晨四点。他仰头望向闪着柔和余光的繁星,突然想起一年前那个即将完成学业却仍感迷惘的自己。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“在我迷茫的时候,是部队这颗最亮的星,给我指引了方向,让我实现人生价值与意义,很幸运我的青春有穿军装的样子。”张志远的眼里映着星光。

    冷 暖  

  

  未穿这身衣服时我们是学子,穿上这身军装我们就是战士。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尽管正值盛夏,浸在近一人深的河水中,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2017级本科生王昭的身体仍是不自觉地颤抖。他的身前是愈涨愈高的洪水,身后是眼看堤坝也将难以保护的村庄。

  驳船在水中打下木桩后,王昭与战友需要将钢管插入其中,再用铁丝横绑一根,固定成十字,最后将沙袋垒起一层又一层,以加固堤坝。

  几公里长的大坝,举目望去都是橙色的海洋,不远处,猎猎红旗迎风作响。

  冷水浸透的军装贴在身上,王昭心里却很暖。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“我的孩子都38岁了,你们才这么小,就这么辛苦!”记不得哪天,下到齐腰深的水中转移群众时,一位阿姨握着他的手,话未说完就热泪盈眶。

  “未穿这身衣服时我们是学子,穿上这身军装我们就是战士。”王昭说。

    军 民  

  

  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大气科学与海洋系2017级本科生王耕宇的心情有些低落,队伍里参加抗洪任务的名单公示了,上面却没有他。于是他三番五次向指导员请战,终于在名额增加时第一个报上了名。

  抵达赈灾区的第二天清晨,王耕宇和战友们登上大坝,在背水面固定滑坡。大坝的近处是一个村庄,村里的党员们主动上前,帮助填装沙袋。“老乡们年纪都不小,我就招呼战友过去帮忙装沙,接过老乡的锹后就开始挖。”

  腰部肌肉酸痛无比也要保持速度,回过神来才发现手指关节处都已磨烂,王耕宇却很庆幸:“幸好没有影响抢险工作。”

  他和战友们在大坝和安置区两头辗转,帮老百姓转移物资时遇见一位老人。老人止住他们帮忙拾掇的动作,眼中闪着泪光,连声念叨着:“我知道你们受的苦,我心疼你们啊。”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▲

  右三为王耕宇

  那时,王耕宇心中涌上些说不清的感受,他走出屋外,看着忙碌的战友,只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    家 乡  

  

  看到肆虐的洪水淹没了老百姓的家,我会想起自己的家人。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药学院2017级本科生马祯成始终记着那个暴雨天。雨从天上泼下来,重重地砸在身上,每走一步都要费好大的劲儿。那天,他所在的11人小组,需要对环巢湖大道上近70米的道路进行加固。

  “看到肆虐的洪水淹没了老百姓的家,我会想起自己的家人。”马祯成已有两年没回过家,近一星期没能打通家里的电话。家乡是否也遭遇了洪水?家人们都平安吗?想到这里,他更加卖力地搬起沙石袋,他相信,定也有许多人在日夜不息地守护他的家乡。

  那个暴雨天,从上午八点到下午四点,除午饭半小时外,马祯成与战友们一刻也没有休息。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次日,起床号响起后,他迟迟不见战友起来,连忙上前查看,发现战友腰部完全失去知觉,在帮助下才能站起来,活动好久才能勉强弯腰。即便如此,战友仍拒绝休息,坚持继续去加固大堤。

  “我们都是平凡人。”马祯成说,“可能正是因为坚持,才使我们的工作看上去不平凡。”

    记 录  

  

  当这些迷人的印象在我笔下汇聚成文字,我们的奋斗也以一种浪漫的形式得以安放。

  “锨镐纷纷似戟,穿肠渴饮如烟。一日衔沙十万石,疾抢新圩护险滩。悬湖战未阑。已涴戎衣半袖,何妨鱼水双关。会有雄师多赤子,敢缚腾蛟白浪间。笑谈且登攀。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建军节当天,中国语言文学系2015级本科生汪子健以“系传手艺”向橙衣执甲的所有战友致敬。

  不久前,一声号令,他所在的队伍长趋八百里,奔赴已成“悬湖”的巢湖地域遂行抗洪抢险任务。他与战友奋战在烈日和暴雨下,填沙袋、固圩堤、运物资,风里来雨里去,摸爬滚打一身泥。

  “是战斗员,也是记录员。”汪子健有个独特的战位,“我有幸成为连队的眼睛。”

  肩头沉重,他的目光却轻盈,在大堤上、泥泞中,捕捉着一条条青筋暴起的手臂、一声声山呼海啸般的呐喊、一张张难掩疲惫的笑脸。

  “当这些迷人的印象在我笔下汇聚成文字,我们的奋斗也以一种浪漫的形式得以安放。”

  “我很开心,以这种方式和大家战斗在一起。”

  

洪水不退我不回!七位复旦青年正在抗洪一线!

  ▲

  二排右三为汪子健

  

  

  组       稿

  

  融媒体中心

  

  来       源

  

  武装部

  

  文       字

  

  何   叶

  

  编       辑

  

  李   玲

  

  

  ▼更多复旦新闻,敬请留意复旦大学官方网站。

By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