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编译/刘倩藜、周远方 编辑/橘长)

  封锁伊朗、构陷华为、霸凌Tik Tok、制裁香港官员……一段时间来,美国已经向全世界疯狂演示了美元霸权的花式用法。

  然而,美元霸权本身正在动摇。

  更不寻常的是,这个话题不再是由一些边缘媒体或学者窃窃私语,而是正在由全球主流媒体们拉开架势严肃讨论。

  美元病情“诊断书”

  一切始于疯狂印钞。

  如下图,自1980年有历史记录以来,美国M2(广义货币供应量,黑色线)通常表现为缓慢且稳定地增长。今年以前,其增长率从未超过15%(红色线)。但今年2月下旬起,为了给资本市场止血,M2一路狂飙,从去年底的6.7%直线飙升到了今年6月的22.9%。

美元真的要崩溃?西方媒体已经开始商量“后事”了

  美元指数随之从103点的高位持续下挫。8月13日下午,美元指数报93.17点,自3月以来跌幅近10%。

  这是市场质疑美元价值储藏功能的真实反应。而现代货币理论中,货币的三大主要职能之一就是价值储藏。

  也就是说,美元的基础,动摇了。

  问题终于严重到了令人无法忽视的地步,美元霸权的“后事”成为多国主流媒体的议程。

  美国市场观察网(Marketwatch) 8月3日以相当冷静的口吻,给出一份美元前景的“诊断书”:

美元真的要崩溃?西方媒体已经开始商量“后事”了

  文章提到,美元在经历了近十年来最严重的月度下跌后,于8月开始反弹,但这并没有阻止那些预计美元会进一步走软的看跌者。

  截止7月底,美元指数下挫近10%,贵金属方面,黄金价格站上了2049元/盎司的高位。尽管8月10日金价有所回落,但今年以来已飙升近35%。期货市场方面,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(CFTC)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,美元很不受投机交易商的青睐。

  报道援引渣打银行首席策略师史蒂文•巴罗(Steven Barrow)的观点称:通常情况下,美元在危机期间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货币表现得“稍微好一点”,但在本次疫情流行中,美元表现得比其他主要货币更为疲软,这可能令人感到不安。

  巴罗提供了一张美国经济政策不确定性图表。

美元真的要崩溃?西方媒体已经开始商量“后事”了

  该图显示,美国的不确定性已飙升至与世界其它地区相似的水平。但在疫情之前,美国的不确定性远低于全球水平。

  巴罗表示,的确还有其他因素也会导致美元走软,但根本的问题是,美元还值得信任吗?

  “如果美国的经济前景、政策制定过程、选举可信度等方面出现问题,那么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可能会陷入暴跌”,巴罗说道。

  彭博社6月15日刊登美国经济学家、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斯蒂芬·罗奇的评论文章,题为《即将上演的美元崩盘将如何展开》:

美元真的要崩溃?西方媒体已经开始商量“后事”了

  文章说,同所有外汇汇率一样,美元价格是一个相对价格,它包涵了一个国家的广泛价值主张,与其他国家的可比特征进行比较——从经济到金融,从社会和政治。

  由此可见,外汇汇率的变化反映了这些实力的相对变化——美国对欧洲、美国对日本、美国对中国等等。

  罗奇认为,美国宏观经济的失衡将前所未有地加剧。一方面,国内储蓄率大幅下降。疫情爆发之前,美国国内储蓄率已低至国民收入的1.4%。由于这些巨大的预算赤字,我们将看到负储蓄率-5%到-10%。另一方面,无论是反全球化还是“脱钩”,无论是发起贸易战还是高举贸易保护主义,美国在许多领域浪费了其全球领导地位。

  罗奇还在7月23日接受美国《财富》杂志采访时预计:基于上述两个原因,美元指数将下跌35%,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将面临“合理挑战”。他列举的主要挑战者有欧元和人民币,另外,他认为数字货币和黄金也必须被认真看待。

  俄罗斯在明示,日本在观望

  总部在捷克布拉格的世界报业辛迪加(Project Syndicate)5月18日在其网站发表题为《大流行正在撼动美元霸权地位》的文章。

美元真的要崩溃?西方媒体已经开始商量“后事”了

  美国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本杰明•科恩(Benjamin J。 Cohen)在该文指出,新冠疫情以来,美国对外呈现两张皮:一方面美联储在国际金融市场发挥了领导角色,确保充足的美元供应,保证全球流动性需求。另一方面,特朗普总统毫无担当地拒绝承认抗击新冠肺炎需要国际合作,仍然信奉“美国优先”,这让其他政府不得不去别处寻找领导力。

  科恩表示,美元对美国实力的贡献是众所周知的。作为世界主要货币的发行国,美国长期享有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瓦莱里•吉斯卡尔•德斯坦所称的“嚣张特权”(exorbitant privilege)。“只要外国人渴望获得美元,美国就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在世界各地投射影响力,要做的就是加快印钞”。它还可以更露骨地施加影响,比如让朋友可以获得美元,而不让敌人获得。

  科恩认为,特朗普总统反复无常的行为和对孤立主义的追求,可能会严重削弱美国的地缘政治实力。一旦人们普遍认为美国的实力在减弱,美元将开始失去部分吸引力,从而引发恶性循环:美元走弱导致美国走弱,美国走弱又导致美元走弱,如此往复。

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提出了“中国是否有能力放弃美元”的问题:

美元真的要崩溃?西方媒体已经开始商量“后事”了

  报道提到,虽然华盛顿方面正在威胁将制裁中国的金融机构,以及考虑将中国企业从美国交易所摘牌,但多年来,是中国一直在为美元需求的增长提供支撑。

  自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,美元的需求被推高了,美国的借贷成本随之降低。目前,中国仍然是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者——超过1万亿美元。如果中国放弃美元体系,美国为其预算赤字寻找支撑将变得越来越困难。

  跨境资本研究集团(Cross Border Capital)主管迈克尔•豪厄尔在专栏中写道,今年二季度,外国政府共抛售了价值500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债,其中三分之一来自中国。

  对中国实施美元制裁也可能在短期内损害美国自身。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数据,全球出口贸易的13%和进口贸易的11%来自中国,均为世界贸易的最大份额。

  如果美元被排除在如此大规模的交易结算之外,可能会在美国金融体系内部造成冲击。

  而且,俄罗斯的经验表明,在进入美国金融体系遭限制的情况下,转向欧元结算相对容易。因此,结果只会是美国降低本国货币在国际结算中的份额。

  就在几年前,国际清算的50%还使用美元,现在这一比例只有大约40%。美国依仗世界主要货币的地位,允许自身连续几十年存在巨大预算赤字,这个赤字都是由其他国家来“买单”的。

  日本媒体也在认真观望中国和俄罗斯对美元的态度。

  日本经济新闻网(NIKKEI)8月6日刊登题为《中俄走近“金融联盟”抛弃美元》的文章。

美元真的要崩溃?西方媒体已经开始商量“后事”了

  文章指出,俄罗斯和中国在双边贸易中已大幅减少使用美元。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所长阿列克谢·马斯洛夫对日经表示,中俄之间的“去美元化”正在接近一个“分水岭时刻”,这或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实际层面的联盟。他认为,中国和俄罗斯在金融领域的合作表明,双方终于找到了建立新联盟的条件。今年早些时候,克里姆林宫批准俄罗斯主权财富基金开始投资人民币和中国国债。

  真正的危机:信用危机

  美元作为一种信用货币,最终极的危机,同样是信用危机。

  自2月以來,美联储扩表3万亿美元。如加上联邦财政赤字,这一数字预计达到3.7万亿美元。因此,质疑美元长期价值储藏功能——这一货币的基本职能,不是没有道理的,更何况它目前扮演一种全球储备货币的角色,彭博社分析师加菲尔德•雷诺兹(Garfield Reynolds)如此写道。

  雷诺兹的这篇文章题为《美元的主要对手各有短板》,他花了1.7万字的篇幅“煮酒论英雄”,逐一分析了黄金、日元、IMF特别提款权(SDR)、欧元、人民币和数字货币各自的优势和缺点。

美元真的要崩溃?西方媒体已经开始商量“后事”了

  谈及人民币时,雷诺兹认为,主要的障碍来自资本管制。另外人民币的全球地位与中国的经济实力仍不相称,但中国政府寻求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的努力正在释放改变的信号。

  雷诺兹还认真分析了数字货币的潜力,他认为,虽然目前数字货币存在大量乱象,由于不稳定、易于操纵、多用于非法交易等特点暂时声誉不佳,但加密货币也有独特的优势,比如它像黄金一样并非政府信用货币,而且它无需物理存储,电子传输非常容易。数字货币已经引起全球政策制定者的注意,一方面,政府担忧由其带来的经济活动脱离监管,另一方面,中国政府已经开始数字货币的官方试点工作。

  在这篇文章结尾处,雷诺兹意味深长地援引了纽约著名投资机构Fundstrat联合创始人汤姆•李(Tom Lee)的一段话:“归根结底,在传统金融系统中信任确实已经被打破了,这就是关键所在,你对美元的信任越少,你就越渴望其他选择。”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为网友在新浪军事争鸣栏目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发帖网友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By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