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社区和乡村切入 钉钉的“出圈”能否为阿里云带来更多市场?图片来源:unsplash

  记者 | 佘晓晨

  从企业协同办公到学校网课,今年以来,阿里巴巴旗下的移动办公平台“钉钉”不断扩大用户群。钉钉官方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3月31日,钉钉的用户数超过3亿,超过1500万家企业使用钉钉。

  而在新基建背景下,钉钉开始在政务领域发力。

  今年8月5日,阿里巴巴协助浦东新区建成上海首个数字政务协同平台,该数字政务协同平台基于钉钉系统建成,集在线通讯、文件协同、网络会议等功能为一体, 目前覆盖了全浦东新区各级机构近30000名公务人员。

  上海浦东新区的周家渡街道是其中一个样本。目前,周家渡街道的钉钉平台已纳入工作人员将近700人。具体来说,街道内的问卷处理、居民区填表任务、工作申请等,可通过钉钉的“智能填表”等功能实现。为减少人员聚集,社区人员也通过群直播实现线上线下同步共享会议、活动的视频信息。

  此外,目前的一些日常社区治理比如加装电梯意愿统计、社区老年人口的分布和生活情况检查,都已全部转移到钉钉上完成。

  以加装电梯为例,全面排摸街道2772个多层住宅单元加梯可行性,可按照“完全具备条件、基本具备条件、条件较差、不具备条件”四色分类,同时,基于钉钉系统的 “街道加装电梯数据可视化管理平台”,为社区工作人员提供了参考,对加梯工程签约、立项、施工、交付等流程进行动态跟踪和业务监管。

  据周家渡工作人员介绍,原本1万多居民的意见收集需要花费十几名社工一周的时间,并且放下其他工作进行收集,后续还有繁琐的统计工作。现在则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,10天内完成1万居民的意见收集和统计。

从社区和乡村切入 钉钉的“出圈”能否为阿里云带来更多市场?加装电梯的可视化结果。图片来源:记者拍摄

  钉钉是社区解决需求的载体,阿里云则提供技术支持。阿里云数字政府事业部专家李靓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钉钉的底层逻辑更适合企业和组织使用,所以天然和社区的基层工作是契合的。很多功能,比如发DING可以通知上千人、群直播、会议功能等等,都在社区工作中发挥了作用。”

  实际上,今年7月,钉钉还首次推出了数字乡村解决方案。钉钉副总裁杨猛透露,今年钉钉将全面深入区县,将会主要围绕政府智慧办公、政企互动、数字乡村三个重点场景进行发展。

  钉钉不满足于企业和学校。一方面,政务领域的数字化能够为钉钉带来更多用户。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数据,截至2019年12月,32个省级网上政务服务平台个人用户注册数量达到2.39亿人,较2018年底增加了7300万人。

  另一方面,钉钉作为阿里云的重要入口,在拓展To B市场上有重要作用,而政务云则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竞争领域。

  在去年的6月18日,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宣布将钉钉并入了阿里云智能事业群。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也曾表示,“阿里云+钉钉,就相当于以前的信息时代的PC+windows。”以钉钉为平台,阿里云和B端的连接可以更为顺畅。

  但各大公司都在觊觎这一市场。今年以来,阿里、腾讯、华为都陆续对外发布了政务云战略。同时,政务组织在数据保护和架构上具有特殊性,在安全性和需求上提出更多挑战。

 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政务云市场规模为527.7亿元,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1114.4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20.6%,可以预见的是,未来这一市场的竞争将更为激烈。

By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