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京报 记者:秦胜南 

  同样参与了拼多多“团购特斯拉”活动,上海的一位团购消费者已顺利提到新车,而湖北武汉一位团购消费者被特斯拉拒绝交付,进而被取消了订单。

  8月17日,武汉这位通过拼多多团购特斯拉的消费者王先生(化名)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他本人不接受重新下单,“实在不行准备通过法律程序维权,起诉特斯拉。”下午晚些时候特斯拉方面已电话联系他希望见面谈。

  特斯拉方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如果消费者愿意通过特斯拉的正规途径重新下单,将对消费者因此产生的时间与精力损失提供相应的弥补。拼多多方面称,将继续推进落实团购车主的车辆交付,并支持消费者走法律途径维权。

  团购当天已确认由消费者与特斯拉直接签订协议

  8月17日,王先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还原了整个购车过程。他是湖北咸宁人,此前在武汉做快递员,今年6月已辞职,“我做了10年的快递员,辞职以后想把车买了,准备回咸宁老家。”

  今年7月中旬,他看到连锁汽车销售机构宜买车在拼多多平台推出特斯拉拼团活动,Model 3的拼团价为每台25.18万元,比特斯拉官网新能源补贴后价格便宜近2万元。“当时我问了拼多多客服人员,说是由消费者与特斯拉直接签订购车协议,宜买车平台只是参与支付,所以我才放心下单。”

  7月26日0时,抢购活动开始,王先生提前准备好25.18万元支付款,大约0时40分,他抢到了最后一辆Model 3。“当时是团购直播,几万人抢,有的人抢到了5分钟没有付款,平台就自动取消订单了。我犹豫了会儿还是决定支付,不想浪费这个名额。”

  重新下单被告知“本人名字不能订”

  据王先生说,当天宜买车的工作人员就把团购成功的消费者拉了一个群,告知订购后续流程。“宜买车找我要了邮箱地址和身份信息,注册了特斯拉官网账号,帮下单并完成支付。”

  8月13日,王先生收到特斯拉工作人员交付尾款的通知,“特斯拉人员在微信里说要交付尾款,我表示尾款是由拼多多上的宜买车支付。他当时还提醒说第三方支付存在隐患,比如退车的话,钱是退到第三方账户的。”

  不过,8月14日,王先生却被告知该订单为拼多多团购订单,涉嫌转卖,被拒绝交付。8月14日晚间,这笔订单状态变更为取消。“我立即向工作人员解释,我以个人名义下单,只是由第三方付款,不存在转卖。起初特斯拉工作人员说以我个人名义再重新下单,后来又说以我本人的名字已经不能订车了。”

  对于“转卖”一说,拼多多方面8月17日对新京报记者说,本次活动由宜买车方面协助消费者,以消费者本人名义下单与支付,本质上宜买车是代为跑腿和支付的角色,并且为消费者提供了秒杀到的2万元补贴。与特斯拉的合同方依然是消费者本人,因此“特斯拉指责消费者涉嫌‘转卖’是没有道理的。”

  要跟特斯拉“较较真”

  得知上海一位拼多多团购消费者8月16日顺利提到Model 3,王先生也希望获得同样的待遇,“为什么我会被说成转卖,不能理解。”

  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已向湖北消协投诉特斯拉拒交车的情况,也向武汉市长热线打了电话,还咨询了许多律师,“律师说我可以违反订购协议起诉。”

  8月17日,对武汉团购消费者被拒交付而上海团购消费者顺利提车一事,特斯拉方面并未向新京报记者做出具体解释,其在回应中称,如果消费者愿意通过特斯拉的正规途径重新下单,将对消费者因此产生的时间与精力损失提供相应的弥补。“特斯拉一直坚持直营模式,无论走进哪一家门店得到的都是同样的价格,一个首次购车的消费者也不会因为信息不对称而被宰,不会因为销售渠道复杂而买到来路不明的产品,更不需要为了拿到一个‘最低价格’去跨省提车。”

  而王先生认为,“特斯拉官方并没有与本人联系沟通上述解决方案。而且他们说的通过正规途径下单,是不是意味着我第一次订单不正规,我不认同。我的诉求是特斯拉按第一次的订单进行交付。实在不行就走法律程序。”他说自己是个特斯拉迷,想利用补贴的机会圆了这个梦。他不考虑向宜买车申请退款,“马斯克的’极客精神’支撑我要在这个事情上较较真。”

  拼多多方面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将继续推进落实团购车主的车辆交付工作,给消费者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“作为特斯拉团购活动的平台方,我们对此事给消费者带来的困扰和不便表示抱歉。武汉消费者表示将起诉特斯拉,我们将尽所能为消费者提供所需的法律援助,帮助维护自身合法权益。”

By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