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直播】

国投瑞银殷瑞飞:指数增强能真的能超越指数吗?

掘金大科技|华泰计算机首席谢春生:工业软件投资逻辑

博时基金郭晓林:创业板两大长牛赛道

富国基金曹晋:走在产业趋势曲线的左侧

博时尹浩、上交所郑力海:用ETF实现大类资产配置与轮动

华盛证券:“恒生科技指数”概念火热,后续如何演绎?

博道基金董事长莫泰山:慢慢变富

北落的师门:牛市也会亏钱?散户正确的参与姿势都在这儿

  原标题:罕见买入黄金股!回顾巴菲特历史上三次纠错:当我们改变主意时,不会采取折中的办法,我们会整个都卖了

  近日,伯克希尔披露了二季度持仓变动,报告显示,伯克希尔减持了摩根大通、富国银行、万事达、Visa、PNC金融、M&T Bank、纽约梅隆银行,清仓了高盛、西方石油、Restaurant Brands及航空股达美航空、西南航空、美联航和美国航空。

  这份报告最大的亮点,是巴菲特买入了巴里克黄金公司,也是伯克希尔二季度唯一建仓的公司。

  巴菲特并不是黄金的拥趸,实际上,过去他每次提到黄金时,都认为是鸡肋,远远比不上他钟爱的公司股票。他甚至曾把黄金看作是郁金香一类的资产,认为黄金实际不产生任何收益。

  他说:“黄金有两个显著的缺点,用途不广且不具有生产性。

  确实,黄金有一些工业和装饰的用途,但此类用途的需求优先,且不足以吸收新的产量。同时,如果你一直持有一盎司黄金,到最后你将仍然只拥有一盎司。

  在巴菲特看来,激励大部分黄金购买者的动机是他们相信恐惧的等级将会增长。

  但这次,巴菲特却罕见地买入了黄金股,可以看出,即便是巴菲特,也还是在与时俱进,不断纠正自己过去的看法。

  这不是巴菲特第一次纠错,今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,巴菲特曾宣布,自己已经清仓了美国四大航空公司的所有股票,一度引发市场热议,因为早在3月的雅虎财经采访,巴菲特还表示,不会卖出航空公司股票。

  而在巴菲特清仓后,航空公司股价又开始反弹,这更是让巴菲特陷入争议,有人质疑,短短几个月前后矛盾的操作,是否违背了巴菲特长期价值投资的理念。

  实际上,巴菲特的投资理念从来不只是简单的买入持有,长期持有只是一种手段,巴菲特的判断也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,一旦发现了对公司未来长期有影响的问题,会立刻毫不犹豫地纠错,绝不拖泥带水,这才是巴菲特的正常操作。

  正如巴菲特所说,如果你在错误的路上,奔跑也没有用。

  如果站在现在的时点来看,巴菲特及时卖出全部航空股的操作,无疑是正确的,自那以来,标普500航空公司指数已从6月初的高点下跌了26%。

  站在现在,看巴菲特二季度买入黄金这一操作,毫无疑问也是抓住了金价这波上涨。

  回顾巴菲特历史上的投资经历,很多后来被大家津津乐道的投资案例,也不是从最开始就非常成功,最典型的例子,巴菲特买入了伯克希尔这家纺织公司,最后成功把它变成了一家投资公司,这无疑是巴菲特最成功的纠错之一。

  当然,纠错的方式也有很多,最直接的就是卖掉股票,还包括调整董事会成员或CEO,巴菲特都曾做过,且做得毫不犹豫。

  聪明投资者整理了巴菲特这些年及时纠错的案例,分享给大家。

  当我们卖某个业务的时候

  我们会整个都卖了

  4月初,美国证监会披露的资料显示,伯克希尔已经出售了其持有的约18%的达美航空股份和4%的美国西南航空股份。

  这一度让很多巴菲特信仰者大跌眼镜,因为就在今年3月的雅虎采访上,巴菲特还非常肯定地说:“我不会卖出航空公司的股票。”

  5月的股东大会上,巴菲特正式宣布,他对航空公司的判断全面逆转,清仓了其持有的美国四大航空公司的所有股票,他说:

  “需要解释一下,我们对他们所经营的业务和管理一点也不失望,但我们确实有点不同的看法。

  他们是最大的四家航空:美国航空公司、达美航空公司、西南航空公司和联合航空公司。

  我认为总体来说,他们可能至少80%的客运里程是在美国飞行的,还有国际的(业务)。

  对航空业来说,世界变了,我不知道它将如何改变,我希望它能以一种合理而迅速的方式自我纠正。我不知道美国人现在会改变他们的习惯,还是过段时间依旧(人们的行为)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很长时间后,美国人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,我不知道将来的趋势,经济目前处于半关闭的状态。我在七周多之后,今天才(再一次)佩戴了领带,我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理发。

  (现在的情况下)一定会有一些行业会被伤害到。航空业很不幸就在这其中,损失巨大,却超出了它的掌控范围。

  我们有可能机缘巧合下再买别的航空公司,但这四家(航空公司)的情况就是这样。

  会有这样的问题——有些低概率的事件,它就发生在航空业中,我是那个做出这个(卖航空业)决定的人。当我们卖(某个业务)的时候,我们会整个都卖了。这是我们做事情的方式。

  我们喜欢一个企业,我们会尽可能多地收购持有它,并尽可能长时间地持有它。

  但是当我们改变主意时,我们不会采取折中、或者类似的方法。我们不会卖出一部分,留下90%、80%。

  我们以比我们支付的价格低得多的价格卖出了,我们已经卖掉了所有的头寸。

  巴菲特抛售航空股,一度引来市场质疑,因为在抛售后的一个月时间里,航空公司股价反弹。

  但拉长时间看,自那以来,标普500航空公司指数已从6月初的高点下跌了26%,这表明巴菲特也许在长远看来并没有错。

  即便清空了航空股,但伯克希尔收购的精密机件公司依旧带来了负面影响。

  在二季度财报中,伯克希尔哈撒伟公司计入了与飞机零部件制造商、精密机件公司(Precision Castparts)相关的约100亿美元的资产减值开支,伯克希尔在四年多以前以37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。

  现在,受疫情影响,精密机件不得不进行重组,包括在上半年裁员1万人。该公司第二季度税前亏损达7800万美元,而去年同期为盈利4.81亿美元。

  在伯克希尔8月7日提交的一份讨论二季度业绩的监管文件中表示:“航空公司的反应是减少或取消飞机订单,这导致飞机制造商的生产率大幅下降,PCC(精密机件)的客户正在实施大量的库存削减举措。”

  数次更换可口可乐CEO

  很多人都知道,可口可乐是巴菲特最成功的一笔投资之一,无论是买入点时间点,还是后续带来的收益,无疑都是成功的投资。

  巴菲特在1988年买入可口可乐之后,就一股没有卖。到1997年底的时候,不到10年,可口可乐已经给巴菲特带来了超过10倍的收益,远远超过同时期标普500不到3倍的涨幅。

  但到了1999年,可口可乐出现股价暴跌。

  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价也出现了很大的下跌,巴菲特开始担心,究竟是什么让可口可乐公司的股票出现了这么大的波动。

  后来,他找到了原因,可口可乐新的管理层能力不行。

  巴菲特买可口可乐的时候,郭思达是可口可乐董事长,巴菲特的老乡基奥是总裁。郭思达后来早逝,基奥后来是半隐退状态,郭思达生前把公司交给了爱华仕。

  有段时间,有媒体报道说,可口可乐公司产品出现了一些不明物质,导致了法国和比利时多名儿童中毒。本来,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麻烦。

  如果按照基奥以前的做法,肯定是第一时间出现在事故现场,慰问众多儿童,然后向孩子们的父母表示歉意,再送上大批的可口可乐饮料作为赔偿,再通过媒体之口来表明自己的态度,这个问题就解决了。

  但当时,可口可乐的掌门人爱华仕并没有这么做,他明明人在法国,却一句话也没有说,直接飞回了美国,让当地的瓶装商来解决问题。

  可口可乐董事会有一位投行人士叫艾伦,当时他给可口可乐掌门人爱华仕打电话,问他为什么不去慰问中毒儿童呢?

  爱华仕振振有词地说,那些孩子也不是真的中毒,他们的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  当时艾伦就火了。

  他说,你要想明白,可口可乐所依赖的是品牌。

  如果那些孩子不再叫嚷着说“我要喝可口可乐”,而是说“我因为喝了可口可乐生病了”,不管说法是真的还是假的?他们的父母会怎么想呢?他们还会让自己的孩子喝可口可乐吗?

  艾伦的意思说得很明白,最重要的不是事实是什么,而是消费者眼中的事实是什么。

  但爱华仕没有听明白艾伦到底在说什么?他认为自己并没有错,接下来的好几周,可口可乐瓶装商想用各种方式去说服公众,说可口可乐的产品没有问题,但是没有任何效果。

  后来,孩子们中毒的原因基本上查清了,包装或储藏有点卫生问题。可口可乐坚持说,这些并不会引起中毒,拒绝收回公司的全部产品。公众认为可口可乐太傲慢了,可口可乐品牌在消费者心里一落千丈。

  几周后,爱华仕终于到了欧洲向公众道歉,但所有人都认为他没有诚意。

  之后,媒体对可口可乐的批评慢慢减少了,可口可乐也在努力夺回市场份额,但是金钱损失却很大,另外,公司形象受到的影响更是难以用金钱计算。

  巴菲特开始着急了,更着急的就是跟巴菲特站在同一个战线的投资银行家艾伦。

  自从郭思达过世之后,可口可乐的销售量一直在下降,这个时候可口可乐公司不仅没有裁员,反而在增员。

  艾伦担心,可口可乐过去一直推进人海战术,通过增加员工数量,来扩大市场占有率。现在看来,这个营销方式可能行不通了。

  爱华仕一直承诺会增加可口可乐销量,但一直没有做到。2000年,巴菲特和部分董事一起推动可口可乐裁员20%。

  2000年,巴菲特还从他的老乡基奥那里听说了一个坏消息。基奥1993年就已经从可口可乐退休了,但他仍然是可口可乐公司董事会顾问,也是可口可乐公司那些瓶装商们最信赖的朋友。

  基奥告诉巴菲特,爱华仕向瓶装商下达了一些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指令,导致可口可乐公司和瓶装商之间出现了一些摩擦,这就让巴菲特觉得很麻烦了。

  可口可乐主要卖的不是可口,而是为瓶装商提供可乐浓缩液和负责广告营销,可口可乐的销售很大程度与各地瓶装商的关系有关。

  原本郭思达过世之后,可口可乐的销售一直在下滑,现在刚刚有了一些起色,就是因为跟瓶装商的关系得到了改善,结果爱华仕又跟瓶装商发生了摩擦,这让巴菲特对爱华仕的信任度一点点降低。

  2000年的感恩节之后,巴菲特和投资银行家艾伦决定让爱华仕下台,他们直接约了爱华仕交谈,明确表示已经不再信任爱华仕了。

  爱华仕知道,拖下去没有意义,他匆匆忙忙赶回亚特兰大,通知四天之后召开紧急的股东会议,在紧急股东大会上,爱华仕说自己自愿离职,但他当时没说原因。

  后来,爱华仕在一些小范围的私人聊天里,说出自己离职的原因。其他董事会成员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,因为自己都没有投票,巴菲特和艾伦就私下把爱华仕打发了。

  这些董事很愤怒,媒体也开始报道各种爱华仕的离职内幕。

  巴菲特声誉大跌,可口可乐的股价也大跌,在巴菲特赶走爱华仕之后,股价跌了接近1/3。

  爱华仕4天之内离职,可口可乐到哪里去找下一任CEO?人们想起之前爱华仕写过的一个名单,如果自己不幸遭遇意外,就由可口可乐公司亚洲和中东地区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达夫特接任。

  因为没有其他人选,也没法慎重考虑,巴菲特和艾伦在内的所有的董事会成员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,就直接任命了这位新的CEO。

  可口可乐新的掌门人达夫特也不争气,他上任之后,一些资深管理人员就选择了辞职离开;他为可乐产品精心设计的所谓推广妙计,效果平平。

  2000年,可口可乐并购桂格燕麦没成功,但百事可乐却并购佳得乐,取得了巨大成功。

  有人举报说,可口可乐为了吸引长期客户汉堡王,对于冷饮料的营销测试结果进行了舞弊操作;还有人举报说,可口可乐搞财务欺诈,在财务报表里控制收入,美国证监会、联邦调查局纷纷开始调查,可口可乐公司股价一路下跌。

  巴菲特再次忍无可忍。

  他公开表态说,控制收入的做法其实就是小不改酿成大错,就好像从收银机里偷了五美元,对自己说,我一定会还回来的。

  你肯定不会还回去,而且下一次就会偷十美元,一开始这么做,慢慢的,就会越做越多。

  可口可乐董事会还有一些重量级人物也无法接受达夫特了。后来,达夫特宣布辞职,这导致可口可乐公司的公众形象进一步恶化。

  可口可乐公司想在内部选一个新的掌门人,但是董事会并不支持内部选拔,提出从公司外部选择新任的CEO,各种谣言此起彼伏。

 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,可口可乐召开股东大会,巴菲特来参加会议。

  结果,到处都是抗议的人群,抗议人群甚至超过了股东人数。这是可口可乐公司历史上最糟糕的一次股东大会。

  在这次会议上,股东们要求大幅调整公司管理,建议投票确定下一届董事会成员。

  巴菲特也被提名董事。但当时有机构要求不要投票选举巴菲特,理由是: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有两家公司购买可口可乐公司产品,如果产生利益冲突,巴菲特可能会站在那两家公司那边,而不是代表可口可乐的利益。

  巴菲特反驳说,我拥有可口可乐8%的股份,把更多的钱投在可口可乐的股份上,怎么可能在持有这么多股票的时候,不支持可口可乐,跑去支持那两家公司呢?

  最后,董事会的选举结果公布,其他被提名的董事都得到了96%的支持票,而巴菲特只得到了84%的支持票,在公开选举中成为可口可乐董事会最不受欢迎的董事,这是一种耻辱,巴菲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,后悔自己参加了董事会的工作。

  但巴菲特一直到2006年4月,才在可口可乐股东大会时辞去已任职17年之久的董事。

  巴菲特通常不会干涉管理层,实际上,他反而希望优秀的管理层能够长期留任,越久越好。

  但当公司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,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出手,换掉CEO。

  巴菲特曾说:我们基本上不做尽职调查,我们的尽职调查就是看着他们的眼睛。

  而在经历了几次更换可口可乐管理层之后,这家公司终于又在大牛股的路上一路奔跑……

  更换CEO,派索科尔救火

  巴菲特一生有很多成功的投资,被投资者当成经典案例来学习,但即便是巴菲特,也不是每一笔投资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成功的,只是每次,巴菲特都能及时纠错。

  1998年,巴菲特7.25亿美元的价格买下利捷公务航空公司,但在那之后,发现连赚回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投资本钱都困难。

  2009年8月中旬,利捷公务航空公司的资金和客户都不断流失。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·圣图利草拟了一封辞职信,巴菲特接受了他的辞呈。

  随后,巴菲特派出了自己的干将索科尔出任公司首席执行官。

  索科尔发现公司存在两个主要问题。

  首先,新购买的飞机太多了,导致公司债台高筑。其次,据索科尔说,公司的组织形式太不规范,以致影响了工作效率。

  索科尔入主公司后,试图改革,但发现阻力重重,他在会议上提议卖掉飞机或者削减成本,高管们却极力反对。

  尽管如此,索科尔还是努力推进,他取消了新飞机的订单,出售旧飞机,将债务从19亿美元减少到13亿美元,他还削减了大约1亿美元的成本,这足以让公司运营实现盈利。

  他的改革从易处着手:取消免费使用飞机的措施为公司节约了近3000万美元的开支。旧的管理体制经常允许电影明星、歌星或公司的朋友免费搭乘飞机,或者出于宣传目的给他们升舱。

  紧接着就是裁员。

  圣图利此前已经削减了约4%的工作岗位,又裁掉5%的员工,并且暂时解雇了近500名飞行员,员工总数因此降至6400人。

  整肃了高管团队之后,索科尔又从下层管理者中提拔了3名进入高管团队,还从外部聘请了3位。

  索科尔还把客户服务、销售和市场营销集中到一个团队内,创建了综合功能团队,以便更熟悉每位飞机主人的需要。

  不过,令索科尔大吃一惊的是,公司某些心怀不满的前管理人员对他发动了一场言论攻击,当时,公司共同创始人吉姆·雅各布斯是最严厉的批评者之一。

  他认为,索科尔削减成本的措施是以牺牲服务标准为代价的,而且飞机所有者牢骚不断,很多人还离开了公司。他还声称,取消新飞机的订单是个巨大的错误。

  索科尔反驳道“在所有我经手过的收购交易和转型改革中,从未见过哪个高管在离职之后还跳出来散播谣言,给客户打电话,不顾一切地试图中伤公司。这简直令人无法容忍!他们这样做只会伤害他们自己以及公司的员工。”

  在种种争议声中,巴菲特认可了索科尔的成绩,他说:“公司现在的盈利状况很好,而且不是通过卖飞机获得的

  “看起来公司今年的税前利润有望达到2亿美元。这是我所见过的一项伟大的管理成就。当航空业东山再起时,公司的年利润可能会达到5亿美元。”

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罕见买入黄金股 巴菲特:当我们改变主意时不会采取折中的办法
罕见买入黄金股 巴菲特:当我们改变主意时不会采取折中的办法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张熠

By admin